近日,Kronos劳动力研究院联合未来职场公司对来自中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法国、德国、印度、墨西哥、荷兰、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的Z世代受访者进行了调查,研究他们对工作的态度,对零工经济的看法,以及如何成为下一代核心劳动力的思考等。(点击回顾报告详情)

Gen Z

关于Z世代以及本次调研结果,Kronos劳动力研究院的大咖们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Kronos劳动力研究院执行院长乔伊斯·马罗尼关注年轻人的焦虑感、职场适应性以及雇主应如何打造健康的工作环境等问题。

遇见Z世代,乐观与焦虑并存的一代人

调研结果中最出乎我意料的是,Z世代受访者对自身与职业前景的焦虑感,而这也是他们通往职业成功的障碍。——Kronos劳动力研究院执行院长乔伊斯·马罗尼

事实上,当Z世代勾选妨碍他们取得职业成功的因素时,教育、家庭、城市等都是重要选项,然而选择最多的答案却是“对职业的焦虑”。在所有的调研地区,34%的受访者认为焦虑是最大的职业成功障碍,而女性受访者(39%)比男性(29%)更焦虑。当我们以国别来查看他们的回答时,加拿大受访者给出“焦虑”的回答最多,高达44%,英国和美国紧随其后,为40%。

我好奇的是这种焦虑是否是我们的受访者所特有的,其实并不是。美国心理学会2018年发布的一份题为《美国的压力——Z世代》的报告指出,77%的Z世代成年人对工作感到压力,而就Z世代总体而言,这一比例为64%。该份报告还指出,Z世代的成年人最有可能出现精神健康问题。如果有机会,他们也最有可能去寻求心理健康问题的专业帮助。

受访者大多表示对自己的前景感到乐观,然而对于已经进入职场的年轻人而言,这种乐观情绪有所减弱。在全球范围内,超过一半(56%)的Z世代对自己的职业前景“非常”或“极度”乐观。然而,目前在职的千禧一代对自己的职业前景最不乐观:在目前正在实习的人中,有半数(50%)人对自己的职业前景只有“中等程度”的乐观。而在全职工作的人中,有1/3 (28%)对自己的职业前景只有“中等程度”的乐观。

年轻人开始工作后,职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感到不那么乐观? 部分原因可能是愿景与现实之间不可避免的碰撞。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当我向父亲抱怨自己的工作时,他的回答往往是,“工作就是工作,工作和娱乐当然不是一回事。”

我们都知道,即使最好的工作也包含我们不喜欢的方面,但事实是,有些雇主在打造一个帮助员工成长并且鼓励员工留任的职场环境方面做得相对更好一些。据彭博社报道,Z世代是目前世界人口中的最大群体,占32%,而千禧一代占31.5%。Z世代正开始进入职场。对于希望打造公平透明职场环境的雇主而言,为了解Z世代而进行的投资,将会取得不错的效果。

Kronos劳动力研究院董事会成员、《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世界五百强企业咨询顾问丹·斯考贝尔则更关注于Z世代与数字化的关系,他们对工作弹性的需求,以及雇主如何为Z世代提供多方位支持等方面。

你所不知道的Z世代的工作习惯

我们这项全球研究的有趣之处在于,尽管Z世代受访者自称是数字一代,但3/4的受访者更喜欢在工作中与团队及管理者进行面对面的互动。——Kronos劳动力研究院董事会成员,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丹·斯考贝尔

当我与公司交流时,我发现企业们对千禧一代(1981年至1995年出生的人)不再感兴趣;他们只想了解Z世代(1995年至2010年出生的人)!

公司之所以对Z世代更感兴趣,一方面是因为有关千禧一代的讨论实在太多太多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千禧一代已经成为全球劳动力的主体。由于有更多的Z世代劳动力进入职场,公司希望了解如何满足他们的需求并提供支持。我的公司“未来职场”最近与Kronos劳动力研究院合作,对超过3000名Z世代受访者进行了一项全球研究,发现了有关他们如何看待自己以及他们感兴趣的工作文化类型的最新细节。

这些Z世代受访者既包括高中学生,又包括职场新人。我们问他们如何描述自己,他们回答说是“数字一代”。这是有道理的,因为98%的受访者拥有智能手机,每天使用智能手机时间超过4小时。Z世代是出生在数字时代的第一代人,技术革命已经深刻地改变了社会和生活。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直到我35岁,手机才出现。很难想象在这么小的年纪使用数码产品会对你的整个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Z世代看待固定电话如同化石! 我们这项全球研究的有趣之处在于,尽管Z世代受访者自称是数字一代,但3/4的受访者更喜欢在工作中与管理者和团队进行面对面的互动。这是因为Z世代和其他年代的人一样,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需要,要与他人建立关系。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只能通过面对面的交流获得。如果没有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员工会感到更加孤独、孤立,与其同事的互动也会减少。

Z世代相信他们是最努力工作的一代人,我敢打赌如果问其他年代的人,他们会有不同的看法。我在之前的研究中发现,每一代人都认为较其年轻的一代人是懒惰的。虽然Z世代认为他们工作最努力,但我们发现,他们需要灵活弹性的工作时间来更好地完成工作。想要激励Z世代员工的公司必须在工作时间、地点以及方式等方面给予他们灵活性。如果Z世代员工生活在一种支持灵活安排的企业文化中,他们会工作得更努力,任职时间也会更长。

除了灵活性之外,越来越多的公司需要支持Z世代的心理健康。虽然Z世代对未来很乐观,但焦虑是阻碍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取得成功的最大因素。令人高兴的是,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聘请心理医生来帮助员工。聪明的公司将帮助Z世代解决他们面临的心理问题,以便他们在工作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


关于 Kronos 公司

Kronos公司是全球领先的劳动力管理和人力资本管理云端解决方案提供商。遍布世界120多个国家的数万组织——包括超过半数的财富1000 强企业,借助 Kronos控制人工成本、最小化合规风险,提高劳动力生产率并提升员工敬业度。每天全球使用Kronos系统的人数超过4千万。

Kronos大中华区成立于2007年,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设有运营和服务机构,大中华区服务的国际和本土客户近400家,如海尔、施耐德、宜家家居、Coach、迪士尼乐园、万达、DHL、vivo、阿迪达斯、华润置地、圆通速递等最终用户数超过120万,遍布亚太地区13个国家。2018年,Kronos位列大中华区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百强榜前八,已成为大中型企业解决跨区域复杂和多样化考勤、优化排班、提升劳动力生产率的劳动力管理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