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的第一印象中,崇尚自由的Z世代应该天然拥抱零工经济。然而Kronos劳动力研究院的最新调研却发现,面对职业选择,年轻的Z世代仍然最看重稳定性与可预期的收入,收入与晋升速度仍是他们衡量职业成功的最重要标准,而这些似乎只有传统工作才能提供。

《Z世代与零工经济:是时候决定去留了》是劳动力研究院和未来工场(Future Workplace)系列报告之二,该报告对中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法国、德国、印度、墨西哥、荷兰、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等国家的3400位Z世代年轻人展开了调查。第二篇进一步阐述了在第一篇《遇见Z世代:希望和焦虑并存,努力工作并寻找灵感》(点击题目阅读全文)中揭开的令人惊讶的矛盾,并通过审视这代人对零工经济的正反两面看法以指导传统工作的雇主如何赢得Z世代人才争夺战。

 

事实还是虚构?Z世代将危及零工经济的未来

起初似乎是虚构:当被问及是否会放弃传统的工作而去全职参与零工时,53%的人表示会,他们认为弹性工作时间(55%)和更大的自主性(即做自己的老板53%)是零工经济最吸引人的方面。

然而最后才是事实:不到一半(46%)的Z世代受访者是当今零工经济的积极贡献者。仅有10%的人专门从事零工,18%的人做兼职零工,其余的人(18%)只是用零工工作来作为他们传统全职工作的补充。

是否选择零工:当被问及他们想要什么样的职业时,Z世代的愿望与只有传统工作才能提供的福利相匹配。

Z世代对稳定的渴望和衡量成功的方式可能会威胁零工经济的未来

Z世代对稳定的渴望和衡量成功的方式可能会威胁零工经济的未来

近一半的Z世代(46%)认为工作稳定“非常重要”,几乎所有(91%)的Z世代认为工作稳定至少有一定的重要性。即便如此,27%的人希望两年之内可以换掉他们的第一份全职工作。

Z世代主要根据他们的收入(44%)和晋升速度(35%)来衡量职业是否成功,三分之一(35%)的人希望在6个月或更短的时间内得到升职。

近五分之二(39%)的人希望管理者给他们独立工作的机会,但五分之一(20%)的人渴望得到指导,他们希望雇主从第一天开始就提供清晰明确的晋升途径。

这山望着那山高:近一半(47%)的零工从业者想要一份传统工作,这为雇主(尤其是那些急需填补技能空缺的雇主)提供了一个挖走或分享零工人才的机会。能否成功将取决于管理者是否有能力满足这一代人对全职工作的预期,即具有类似零工的自主性(39%)和排班上的灵活性(28%)。

采取灵活的激励方式:三分之一(33%)的Z世代绝对不能容忍雇主剥夺他们对工作安排的发言权。

加拿大(33%)、英国和美国(均为31%)的Z世代受访者则表示,弹性的工作时间、地点和工作方式是他们实现“最佳工作”的动力。同样,在全球范围内,四分之一(26%)的Z世代员工表示如果在一家实施弹性工作制的公司里,他们会更努力工作,而且呆的更长久。

Z世代深深意识到自己时间的宝贵:三分之一的人永远不会容忍在他们不想工作的时候被迫去工作(35%),在他们想休假的时候被告知不能休假(34%),或者被安排了不满足法定休息间隔的班次(30%)。中国的Z世代年轻人态度最为坚决,有50%的人表示他们绝对不能接受被迫在自己不想干活的时候工作。

Z世代期望雇主帮助他们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弹性工作时间(37%)、带薪假期(34%)、带薪病假(32%)和带薪心理健康日(31%)是他们认为最能实现这一目标的福利。

Kronos劳动力研究院院长Joyce Maroney表示:“零工工作对于想要找到成功捷径的Z世代来说是很自然的选择,尤其是在他们的求学期间和职业生涯的早期。这一代人渴望零工经济固有的自主性和快节奏,尽管零工工作可能不会给他们带来多少工作稳定性,也不能保证他们想要的稳定收入。与他们之前的“千禧一代”一样,Z世代并不打算长期坚守他们的第一个全职雇主——然而,薪酬、灵活和创造性的工作安排,以及帮助他们规划职业路径的强大的管理者,也许会阻止年轻员工冲着自由和可支配收入跳槽到零工工作。”

Future Workplace畅销书作者、研究总监Dan Schawbel:“尽管我们的研究显示,Z世代对零工工作的自主性感到兴奋,但很多人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为他们新发现的长期职业生涯做好准备。当谈到是否具备零工工作所需的自我激励特质时,大约四分之一的人缺乏自信,认为自己无法成功地建立人际关系、进行谈判,甚至无法长时间工作。当然,这些潜在的缺陷可以通过投资于团队拓展的经理或投资于创建有吸引力工作环境的雇主得到缓解。但如果问Z世代“是否参与零工工作?”对他们来说,也许最好还是选择放弃。”


关于 Kronos 公司

Kronos公司是全球领先的劳动力管理和人力资本管理云端解决方案提供商。遍布世界120多个国家的数万组织——包括超过半数的财富1000 强企业,借助 Kronos控制人工成本、最小化合规风险,提高劳动力生产率并提升员工敬业度。每天全球使用Kronos系统的人数超过4千万。

Kronos大中华区成立于2007年,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设有运营和服务机构,大中华区服务的国际和本土客户近400家,如海尔、施耐德、宜家家居、Coach、迪士尼乐园、万达、DHL、vivo、阿迪达斯、华润置地、圆通速递等最终用户数超过120万,遍布亚太地区13个国家。2018年,Kronos位列大中华区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百强榜前八,已成为大中型企业解决跨区域复杂和多样化考勤、优化排班、提升劳动力生产率的劳动力管理解决方案。